策。

临近夜幕的公园
教室里的黄昏
街道的转角

吹你吹过的风,算不算重逢?

一个群里的扩句作业【。


百里守约快步走到椅子旁,拉开,坐下,动作一气合成,简洁的就像他本人的性格一样。玄策咽了一口口水,他……是我哥哥吗?
望向桌对面的玄策,他低着头,沉默不语,火红的头发微卷,与小时候的影子重叠在一起,却又分离开。眼前的人不再是小时候那个爱哭的孩子了,瘦、高、已是一副青涩少年的模样。
玄策抬起头,看着守约修长的手指举起酒杯,那里面有及杯子四分之一的红酒,微抿薄唇,血色的瞳与杯中的红酒颜色相似,却又有些不同,他杯中的红酒一点点消失,两人目光相对,玄策慌乱的将目光转到这桌子上的装饰来。虽然知道大城市的东西会比自己之前见到的高级很多,但他还是微微吃了一惊,普通的餐具镶着金边,光洁的盘子毫无瑕疵,只有两个人的包间显得格外空荡。
守约依旧看着玄策,清秀的脸上泛着一抹红晕,但脸上还是冷漠的神情。守约心里不禁感到欣慰,兰陵王那家伙,还算靠谱,至少把他弟弟养的越来越好了。
“你是我哥哥……吗?”
在一片寂静中,响起这么一句话,守约抬起头,用一种带着许些玩意的眼神看着玄策,单手托腮,僵持了数十秒后,他咧开嘴,朝玄策摆出了一个苦涩的微笑。

“对的啊,我是你哥哥。”

【策约】落(4)

地狱深处。
恶魔急匆匆的跑回自己的房间,虽说与其他的房间没有太大的区别,依旧是青苔满墙,破烂不堪,但越往深处,住的越是大角色。
为什么,为什么会有些我回忆不起来的记忆片段?

正如百里玄策所不希望的那样。
百里守约死后的灵魂在人间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,说白了就是孤魂野鬼。
直到他遇见那些恶魔。
折断的狙击枪被随意的扔在一旁,一群恶魔围成一团,中间的是一位奄奄一息的少年,也是百里守约的灵魂,仿佛伸出手就能轻易的穿透他透明的躯体般。
少年的嘴角染上了一抹鲜红,双眸紧闭着,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伤口,那一头雪白的银发也被血染的看不出颜色。
“别装了,反正你也不会再死一次,当我们傻吗。”
“只要你答应成为我们的一员,我们就放过你呦?”
少年并没有理会人群说的话,只是往墙角缩了缩,将头埋在双膝之间,可他流不了眼泪啊。
他现在只是个毫无力量的灵魂体,更别说拿起枪了。
“呵,很倔强嘛。”
“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。”
人群的首领又朝着百里守约俊俏的脸颊扇了一耳光,“你就这么不配合?”
“我……”
良久,少年颤抖着,樱唇微启,道,“对我有什么好处吗。”
“可以让你放下一些不必要的东西。”
“考虑考虑?”
“我……”
“我加入。”
那时的百里守约并不知道他今后会怎么样,但是,他真的坚持不了了啊。
玄策,对不起。
这是他在失去记忆前最后想到的。

再然后,睁开眼见到的便是一个空白的世界了。
百里守约迷茫的望了望,没错,一个全白的空间,毫无其他色彩。
许久,白色中出现了其他的色彩,渐渐组成一些图案。
百里守约朝那方向跑了跑,那色彩,竟组成一位干净,身着白衬衫的少年。
似乎没有见过他。
可为什么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?
少年背对着他,转身的瞬间,他干净利落的说,

“我等你啊。”

恶魔并不知道他是谁,只觉得胸口如刀割般的疼痛,直到这个洁白的梦支离破碎。

就像个小巧的肥皂泡,用手指轻轻的一戳,消失的不留一点痕迹。

可百里守约还是想挽留住那个少年。

每天深夜,从噩梦中惊醒,已经成了习惯。

俊俏的脸上覆着一层薄薄的细汗,眸中的冷漠无情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微微的惊恐。

他讨厌这样的自己。

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原来的样子?

他曾无数次的问过这个问题,杳无音信。

“等到你在人界的赏金到天价如何?”

有人饶有兴趣的回答他,“在这之前,你就好好的当你的特工吧,不要再想这些有的没的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没大纲没脑洞的我写的好短好慢。

【策约】落(3)

“呵。”
“哥哥不记得我了?”
玄策伸出手,一把将守约拽过,他俊美的脸被抵在牢笼的铁柱上,脸色微微泛红,沉默着,直到他吐出这几个字。
“我们见过吗?”
哥哥?
不记得我了?
无限的回忆充斥着玄策的脑海,曾经貌似有位占卜师对他说过。
“哎呀,卦象上说你这一生会被抛弃三次。”
才不会。
哥哥说好的,不会再失约的。
因为我相信他啊。
现在,是我错了。
他还是……忘了我,忘了这个世界。

“你……”
少年皱了皱眉头,表情渐渐狂气。他挑起恶魔的下巴,踮起脚,狠狠地吻了上去,两人的口齿缠绵,特工试探的推了推他的胸口,却被更加用力的抓住。
一阵刺痛,血在他们的口腔晕开,小疯子推开恶魔,舔了舔嘴角,“哥哥这么久不见就咬玄策?很疼诶。”
特工瞳中闪过一丝凌厉,他修长的手穿过牢笼,抬手掐住了百里玄策的脖子,恶狠狠的说。
“我不认识你。别乱叫。”
“又不是第一次这样了怕什么。”
他的手渐渐用力,百里玄策甚至能感觉到兄长手上爆出的青筋。
嘛,我已经死了,魂魄是不会再死一次的。
百里守约看着眼前人无所谓的表情,回忆深处似乎对这样的画面感到熟悉。

“那个你是玄策同学吗,请你把这封信转交给你哥哥好不好。”
一位女生红着脸,将手中的信递给一位火红色的高瘦少年,他接过信,转身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,朝女生挥了挥手,
“我哥哥是我的,你可以走了。”

百里守约想看清他的样子,却换来的是一阵剧烈的头痛。
他掩着面,慌忙的推开百里玄策,朝着地狱更深处跑去,还留下一句,
“别再让我看到你。”
切。
少年不满地摇了摇头,转身回到床上,一脸的不开心,就像个没要到糖的孩子一样。
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想起来的。

【策约】落(2)

“啧啧,又是个倒霉的少年。”
“他……他不是杀了我们很多同伴的那个……百,百里玄策吗?”
“就是他啊?怎么现在如此狼狈不堪啊。”
少年不屑的转过头,被引路人带进了属于他的牢房中。
稍稍破旧的单人床,潮湿的地板,墙上长着绿色的,诡异的青苔,唯一的光源就只有牢房外的走廊的台灯。
好悲惨啊。
不过我也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了。
人群之间突然爆发出一阵喧闹,有人高声大喊着:“呦,我们的小特工回来了。”
此时的百里玄策正叼着一根草,翘着二郎腿,躺在床上闭目养神,活生生一副放荡不羁的街头霸王样。
人群越来越喧闹,他皱了皱眉,眯着火红色的双瞳想看看大驾光临的究竟的何方神圣,看到那人的一瞬间,他的瞳孔瞬间缩小,不可思议是看着缓缓走来的特工。
不……不可能……
他不想承认,也不得不承认,大名鼎鼎的恶魔特工,竟然是他朝思暮想的兄长。
他为了哥哥,当了猎人,希望哥哥别被恶魔逼迫成为他们的同类。
还真是,很不巧,恰恰相反。
呵,真是讽刺。
男人手持一把散发着幽蓝光的狙击枪,冷漠这个词简直写在了脸上,银白如雪短发间缠绕着一小撮蓝色的发丝,成为了恶魔的他还多了一对恶魔角,百里玄策清楚的记得,在曾经那撮毛是火红的,与自己的发色一样。
他的魅蓝色双瞳冷淡的横扫了一圈牢房,所有人识相的闭上了嘴,因为他们怕惹到了百里守约,大概会来个一枪爆头,这是他们看到过的。
只有百里玄策,他还沉浸在无法相信的状态中,整个人有点恍惚,当那个魅蓝色身影经过他时,原本带着许些清香,如微风拂过脸庞百里守约独特的气味,现在那其中竟带着血腥味。
“哥哥……”
高大的身影顿了顿,依然没有回眸,自顾自的朝前走去。
哥哥。
我是玄策啊。
哥……
“百里守约!”
“你他妈,不记得我了?!”
少年转头,先前清澈见底的双瞳间竟满是空洞。
就像被操控的傀儡一样?
“你……”
“是谁啊?”

【策约】落(1)

大概的弄个假连载
前篇大概是校园pa
校园相遇
成绩好的约约被送到国外但是飞机事故了
ooc大旗我来扛
ps什么垃圾剧情
可能还有会有bug
正文

深不见底的峡谷,一抹火红的身影正从发着微弱的亮光的峡谷之上中坠落,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。
甚至能清楚的听见兽耳边呼啸而过的凤。
这便是他的归宿。
人必有一死,或去地狱,或去天堂。
显然,峡谷之下是幽暗的地狱。
他叫百里玄策。
算是个被神遗忘的孩子。
小时侯,他和哥哥安逸的生活在某个小森林里,直到某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狂风撕碎了美好的如梦境的一切。年幼的他被高长恭带走,学得了一手好刀法,如今能熟练的玩弄飞镰,但他却常被同龄的孩子们嘲笑。
无非是些坏话。
小时候的他只能咬咬牙,硬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,快步离开人群,独自一人躲在墙角哭泣。
有时,他看到一对兄弟走在街上,明亮的双瞳中就会闪过一丝黯然,宛如夜空中最亮的星,转瞬即逝。
因为他也渴望兄长的宠溺啊。
魔种是不会死的,因此他放不下很多的东西。
朋友与亲人。
听说死亡,转世,轮回能让人忘掉前世的记忆。
那多好啊。
在高中,他遇到了他,瘦高的身影,满头如雪的头发十分显眼,瓷娃娃般精致的五官。
是啊,他就是百里守约。
他的每个动作,都被少年铭记于心,甚至挥手的幅度,上课记笔记时认真的模样。
在这之后,他才觉察到自己是多么喜欢他的哥哥。
不是亲情,而是爱情。
在那一次飞机事故中,他才发现,没有了百里守约的生活,是多么黯然无光。
但是他坚信着,他的哥哥,怎么可能会这么平静的死?
然后再抛弃他一次?
不,他不信。
既然遇上了,那上天为什么要再将我们分离?
他,又一次失约了。
骗子。
明明说好……不会再失约的啊。
可你现在。
在那之后,他退了学,去当了一名猎人,过着枯燥无味的生活。
因为他害怕,害怕哥哥死去的灵魂被流浪在人间的恶魔欺负。
不是欺负。
是逼迫。
逼迫他的哥哥加入他们。
恶魔们天生有个特权,可以将人类变成恶魔。
差不多就是在人类纯净的灵魂里加上了一些黑暗的东西。
杀了所有恶魔,就好了吧。
这个想法像一颗罪恶的种子,在少年的心里不断生长。
数十年,他成为了著名的猎人。
他也成为了恶魔们闲聊中不愿提起的危险人物。
即使杀了再多的恶魔,可他还是忘不了,深爱的兄长。
组织里也有脸清秀身材火辣的女生向他表白,最终得到的也只是百里玄策的恶心而已。
关系好的问他,“你都和我认识几年了,和百里守约一共也才在一起没几年,至于吗?”
他只能叹气,借酒消愁,“你不懂,我们在一起的几年,才是我真正活过的几年。”
百里玄策日复一日的完成组织派下的任务——杀光所有的恶魔,这是他生活下去的目标。
杀的人多了,便不再害怕血腥的场面了,飞镰落下的瞬间,滚烫的血液飞溅到少年精致而又冷漠的面孔上,可他却毫不在意,这样的生活,日复一日,无聊至极。
直到一次任务中,他猝不及防的被狡猾的恶魔袭击,闭上眼的时候还看到他狠狠的把匕首从自己的胸口拔出,献血遍地,渐渐冰凉的身躯倒在了血泊中。
恶魔挥舞着匕首,炫耀般向同伴笑了笑,转身离去。
操。不带这样偷袭的。
死去的人和魔种,或来到地狱,或来到天堂。
地狱里,人类与万恶的恶魔一起生活。
真是令人作呕。
在地狱呆个十年半载的,人类还有渺小的希望回到人间,可恶魔呢?永远只能待在,这暗无天日的地狱中。
很不幸,神没有眷顾少年,而是将他扔下了地狱。
大概是我杀的人太多了吧,他这么想着,空洞的身躯貌似落到了一块坚硬的地面上,他呲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,抖了抖耳朵和尾巴上的灰尘,身边窃窃私语的人群正对着他指指点点。

上学去了上学去了

“许久未见啊,将军?今日前来是为何事?”
是夜,银发如雪的少年较为悠闲的坐在桃树下,樱唇微动。桃花纷纷飘下,落在他恬静的俊脸上。他眯着眼,樱眸里微微漾起涟漪。纤长的手指抚上羽扇,清风撩起他绯色衣袂。显得树下的美人格外的妖艳。
“军师……”
眼前冰蓝的身影喃喃自语着,朝他伸出手,多年不见了……军师,不,现在已经不是军师了,是仙君,谁可知……云寻了你多年啊……竟想不到,你会隐居这山林间……
“不,现在我不是你们的军师了。”
少年抬起头,一改往日的懒惰,他眸中闪过一丝黯然,恍若夜空中忽闪的星,稍纵即逝。他站起身,准备离开,地上铺着厚厚的桃花瓣,光着脚踩上去倒也不会觉得凉。身影即将消失在朦胧水雾中,赵云咬了咬牙,在身后说道
“军……仙君,你为什么,甘愿隐居这桃花源?”
他的声音不大,仙君却听的很清楚,他身影顿了顿,却还是没有回头,只是留下了一句,
“我愿隐居
换你一世功名。”

新手入坑(鞠躬)
文可能有很多bug包容一下w
不介意的话给个小红心或者小蓝手吧
求个关注qwqqqq
下面正文(慎入)

是夜,看似寂静的桃花林中,一位少年轻盈的跳下树,他手持青莲剑,清秀的面容已泪流满面,一滴滴透明的泪珠顺着他如瓷娃娃般精致的的脸颊滑下,原本勾人魂摄的狐眸此刻却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。
少年抽泣着,紫色的秀发随着夜晚的风飞扬着,哈,有些凉,无所谓了。
他抹了抹眼角的泪花,声音中虽然还带着许些哭腔,但不失冷漠与威风,他冷笑着,一步步逼近眼前的白发少年。
“韩重言,你我本就不该相识……即是孽缘,今日便就此了解了吧!”
“太白……”
韩信站在桃树下,桃花纷飞,不少的花瓣落在了他的银发上,显的他更加的冷酷,和不近人情。
“好……那就来吧,太白,我们曾在这相识,那也在这里结束吧。”
韩信的手一松,龙吟枪落地,任凭李白的青莲剑刺入他的胸口,喉间顿时一股甜腥,绯色的桃花上霎时间染上一抹鲜红。
李白好不容易忍住的泪水再次涌出,“傻瓜!你为什么不躲开啊!”
韩信苦笑着,用尽最后的力气摸了摸李白柔软的发丝。“太白……你知道吗……一直以来……我都故意在让着你……包括这次……也不列外……”

「再见了,太白,还有好多好多的话想和你说啊,只可惜……不可能了吧?」
但愿来世,你不是千年之狐,我也不再是白龙。

银发少年的身影倒在桃花林中,花雨盖过了鲜血的气味以及痕迹,如雪的银色长发散落在他的身旁,李白怔怔的拔出剑,双腿一软,跪坐在韩信的身旁,那双威风凛凛的红眸,此刻永远不再睁开。
“对不起……白……白龙……我不想失去你的啊……!”
杀了他……又有什么意义啊?族人们还会活过来吗?我反而失去了一位最要好的挚友……为什么,要留我一人在这世上啊,妲己、父王……还有……韩重言……大家都不在了,我一个人也没有存在的意义啊……
李白绝望的想着,他啜泣着,哽咽着。狐裘边的元魂珠散发的冰冷的微光,里面装着他最爱的桃花酿,他举起元魂珠,毫不停留的往口腔灌,也不在乎那酒多么的烈,此刻,他只想大醉一场,今天发生的一切,都只是梦该多好?
直到元魂珠里一滴酒不剩,李白抹了抹嘴角,眼前又浮现韩信带着责怪而又宠溺的眼神,揪着他毛绒绒的耳朵恶狠狠的说,“狐狸我和你说了多少遍了!别喝这么多酒,伤身。当然青楼也要少去。”
可这次,没人再和他这么说话了。
李白恍惚的走在桃花林间,眼神空洞,麻木,在他看来,满天的繁星在此刻似乎都失去了色彩。不知不觉中他走到了,曾经的青丘,现在只是一片废墟而已。
他清澈的双眸,渐渐染上血色,元魂珠外也布满了着从未有过的黑气,不,不只是元魂珠,李白全身上下,都散发着一种让人难以靠近的气息。
“这是……”
“血的味道……”
从那以后,陪伴着李白的,除了青莲剑与诗,还多了酒与鲜血。

“我十步杀一人,却败给你一个眼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