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言残月、

☆请点开仔细阅读
这里酒言残月、是个垃圾(ooc)文手
缘更慎关、开学咕咕咕、会发之前的存稿
混第五、王者只是把之前的坑填完就退啦
拒绝ky(高亮)
磕裘杰佣 欺诈 双佣
企鹅2722877674欢迎随时来唠嗑?!

【策约】诀别②

☆还是ooc
☆是策约不要ky
☆私设如山
☆存稿真的没了缘更吧´_>`
(也可能弃坑了吧

“哥哥不记得我了?”

玄策伸出手,一把将守约拽过,他俊美的脸被抵在牢笼的铁柱上,脸色微微泛红,沉默着,直到他吐出这几个字。

“我们见过吗?”

哥哥?

不记得我了?

无限的回忆充斥着玄策的脑海,曾经貌似有位占卜师对他说过。

“哎呀,卦象上说你这一生会被抛弃三次。”

才不会。

哥哥说好的,不会再失约的。

因为我相信他啊。

现在,是我错了。

他还是……忘了我,忘了这个世界。

“你……”

少年皱了皱眉头,表情渐渐狂气。他挑起恶魔的下巴,踮起脚,狠狠地吻了上去,两人的口齿缠绵,特工试探的推了推他的胸口,却被更加用力的抓住。

一阵刺痛,血在他们的口腔晕开,小疯子推开恶魔,舔了舔嘴角,“哥哥这么久不见就咬玄策?很疼诶。”

特工瞳中闪过一丝凌厉,他修长的手穿过牢笼,抬手掐住了百里玄策的脖子,恶狠狠的说。

“我不认识你。别乱叫。”

“又不是第一次这样了怕什么。”

他的手渐渐用力,百里玄策甚至能感觉到兄长手上爆出的青筋。

嘛,我已经死了,魂魄是不会再死一次的。

百里守约看着眼前人无所谓的表情,似乎对这样的画面感到熟悉。

就像是放置在脑海深处,不为人知的记忆

百里守约想回忆曾经的事时,换来的总是一阵剧烈的头痛。

他掩着面,慌忙的推开百里玄策,朝着地狱更深处跑去,还留下一句,

“别再让我看到你。”

切。

少年不满地摇了摇头,转身回到床上,一脸的不开心,就像个没要到糖的孩子一样。

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想起来的。

地狱深处。

恶魔急匆匆的跑回自己的房间,虽说与其他的房间没有太大的区别,依旧是青苔满墙,破烂不堪,但越往深处,住的越是大角色。

为什么,为什么会有些我回忆不起来的记忆片段?

正如百里玄策所不希望的那样。

百里守约死后的灵魂在人间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,说白了就是孤魂野鬼。

直到他遇见那些恶魔。

折断的狙击枪被随意的扔在一旁,一群恶魔围成一团,中间的是一位奄奄一息的少年,也是百里守约的灵魂,仿佛伸出手就能轻易的穿透他透明的躯体般。

少年的嘴角染上了一抹鲜红,双眸紧闭着,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伤口,那一头雪白的银发也被血染的看不出颜色。

“别装了,反正你也不会再死一次,当我们傻吗。”

“只要你答应成为我们的一员,我们就放过你呦?”

少年并没有理会人群说的话,只是往墙角缩了缩,将头埋在双膝之间,可他流不了眼泪啊。

他现在只是个毫无力量的灵魂体,更别说拿起枪了。

“呵,很倔强嘛。”

“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。”

人群的首领又朝着百里守约俊俏的脸颊扇了一耳光,“你就这么不配合?”

“我……”

良久,少年颤抖着,樱唇微启,道,“对我有什么好处吗。”

“可以让你放下一些不必要的东西。”

“考虑考虑?”

“……我加入。”

那时的百里守约并不知道他今后会怎么样。也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。

玄策,对不起。

这是他在失去记忆前最后想到的。

再然后,睁开眼见到的便是一个空白的世界了。

百里守约迷茫的望了望,没错,一个全白的空间,毫无其他色彩。

许久,白色中出现了其他的色彩,渐渐组成一些图案。

百里守约朝那方向跑了跑,那色彩,竟组成一位干净,身着宽大黑色风衣的少年。

似乎没有见过他。

可为什么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?

少年背对着他,转身的瞬间,他干净利落的说,

“我等你啊。”

【杰佣】刺杀①

☆现代pa注意避雷
☆cp为杰佣不要ky
☆ooc我的
☆能接受↓

我,奈布.萨贝达。

一名廓尔喀雇佣兵。

每天的生活十分简单,无非是日复一日接手上级派下的任务罢了。

但没想到,这次的任务竟然把我平淡乏味的人生搅的天翻地覆。

雪白的信鸽从窗户溜进房间,它放下茶褐色的信封,朝收信人眨了眨眼,便扑打着毛绒绒的翅膀匆匆上路了。

奈布对他的到来习以为常,没再多说什么,打着哈欠拆开信封,褐色的信纸上用干净利落的写着。

“暗杀开膛手.Jack”

开膛手Jack?

奈布对他倒是没有太大的印象,但满大街的传闻使他对这位开膛手略有耳闻。

时常在深夜勾.引妓女将她们开膛破肚,挖出子宫和内脏的变态开膛手。

可让所有人很不解的是,每次开膛手行凶后总是没留下任何痕迹,就像在人间蒸发般。

为此,警察对这位开膛手也是耗尽了心思。

组织竟然派他去暗杀他?

开什么玩笑,一周时间他都不一定能见到他。

不过他也没用选择权。

奈布将茶褐色的信封扔进床头柜,心里算计着今晚的行动。

这种时候,只能凭运气了。

奈布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,时钟的位置恰好停在了“6”的位置上,时间还早……倒不如先去最近一次的案发现场逛逛。少年匆忙的换上一间浅绿色兜帽衫,带上口罩这才出门。

大街上本应该是人山人海的景象,可这时街上的人数却寥寥无几,周围的小店也只有极少数亮着灯,看来开膛手的存在确实不可忽视……

奈布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了一笔,接着他的目光停留在街角的一间小酒吧上,从店里散发出的昏暗光芒与淡淡的玫瑰香让人感到莫名的安心。奈布犹豫了片刻,还是踏着步子进入了酒吧,在最靠近窗的地方拉开椅子,坐下。

店里没有服务生,只有前台调香的老板。店里的人也少的可怜,应该是因为开膛手闹的人心惶惶不敢出门。

“这位先生,请问要点些什么吗?”

老板笑容可掬的问道,手里还握着未完成的香水,浓郁的玫瑰香迎面而来,奈布忍住想打哈欠的动作,指了指单子上的新品。

“这个吧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淡蓝色的饮品很快摆上了桌,奈布小口的品尝着,他的酒量并不是很好,有时候想喝一杯罢了,被战友们拉着灌酒也不是没有过,可在那之后他再也不敢在有朋友的情况下喝酒……

"薇拉小姐,打扰了。"

“哟,真是稀客呢。”

薇拉.奈尔若无其事的调着饮品,抬起眼望了望身着绛紫色西装的男人,开口道:“最近名声挺大啊,看看,我店里都没人了。”

“那不是还有吗?”

杰克晃晃杯中的红酒,血色的液体打着旋涡,他瞟了一眼靠窗喝酒和男孩。他托着腮,眼神空洞的望着窗外关闭已久的店,随后又把目光放在桌上的饮品中。

散发着难以接近的感觉。

杰克的嘴角勾起一个危险的幅度,他用眼神暗示,薇拉当然当然明白多年老友心中打的算盘,也阻止不了他。最后她也只是叹了口气,“别在我店附近就好。”

临近午夜,奈布才起身放下手中的高脚杯,离开酒吧。

他低着头漫无目的的走着,两侧的路灯洒着昏暗的光线,似乎还有点泛蓝。

不知走了多久,周围似乎开始飘起了雾气,听觉灵敏的奈布发现,不止是这诡异的雾,身后忽的传来皮鞋踏在地上的声响,他猛的一回头,声音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是错觉?还是。

佣兵没有过多在意,但在他的面前,出现一个黑色人影时,他不得不相信奇迹了。

原来开膛手是怎么容易遇到的吗???

【策约】诀别①

☆ooc有私设
☆策约 拒绝ky
☆是恶魔守约x血猎玄策

深不见底见底的峡谷,一抹火红的身影正从发着微弱的亮光的峡谷之上中坠落,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。
甚至能清楚的听见兽耳边呼啸而过的风。
这便是他的归宿。
人必有一死,或去地狱,或去天堂。
显然,峡谷之下是幽暗的地狱。
他叫百里玄策。
算是个被神遗忘的孩子。
小时侯,他和哥哥安逸的生活在某个村子,直到某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狂风撕碎了美好的如梦境的一切。年幼的他被高长恭带走,学得了一手好刀法,如今能熟练的玩弄飞镰,但他却常被同龄的孩子们嘲笑。
无非是些坏话。
小时候的他只能咬咬牙,硬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,快步离开人群,独自一人躲在墙角哭泣。
有时,他看到一对兄弟走在街上,明亮的双瞳中就会闪过一丝黯然,宛如夜空中最亮的星,转瞬即逝。
因为他也渴望兄长的宠溺啊。
魔种是不会死的,因此他放不下很多的东西。
朋友与亲人。
听说死亡,转世,轮回能让人忘掉前世的记忆。
那多好啊。
在后来他遇到了他,瘦高的身影,满头如雪的头发十分显眼,瓷娃娃般精致的五官。
是啊,他就是百里守约。
他的每个动作,都被少年铭记于心。
在这之后,他才觉察到自己是多么喜欢他的哥哥。
不是亲情,而是爱情。
在一次事故中,他才发现,没有了百里守约的生活,是多么黯然无光。
但是他坚信着,他的哥哥,怎么可能会这么平静的死?
然后再抛弃他一次?
不,他不信。
既然遇上了,那上天为什么要再将我们分离?
他,又一次失约了。
骗子。
明明说好……不会再失约的啊。
可你现在。
在那之后,他离开了喧闹的都市,而是去当了一名猎人,过着枯燥无味的生活。
因为他害怕,害怕哥哥死去的灵魂被流浪在人间的恶魔欺负。
不是欺负。
是逼迫。
逼迫他的哥哥加入他们。
恶魔们天生有个特权,可以将人类变成恶魔。
差不多就是在人类纯净的灵魂里加上了一些黑暗的东西。
杀了所有恶魔,就好了吧。
这个想法像一颗罪恶的种子,在少年的心里不断生长。
数十年,他成为了著名的猎人。
他也成为了恶魔们闲聊中不愿提起的危险人物。
即使杀了再多的恶魔,可他还是忘不了,深爱的兄长。
组织里也有脸清秀身材火辣的女生向他表白,最终得到的也只是百里玄策的恶心而已。
关系好的问他,“你都和我认识几年了,和百里守约一共也才在一起没几年,至于吗?”
他只能叹气,借酒消愁,“你不懂,我们在一起的几年,才是我真正活过的几年。”
百里玄策日复一日的完成组织派下的任务——杀光所有的恶魔,这是他生活下去的目标。
杀的人多了,便不再害怕血腥的场面了,飞镰落下的瞬间,滚烫的血液飞溅到少年精致而又冷漠的面孔上,可他却毫不在意,这样的生活,日复一日,无聊至极。
直到一次任务中,他猝不及防的被狡猾的恶魔袭击,闭上眼的时候还看到他狠狠的把匕首从自己的胸口拔出,献血遍地,渐渐冰凉的身躯倒在了血泊中。
恶魔挥舞着匕首,炫耀般向同伴笑了笑,转身离去。
操。不带这样偷袭的。
死去的人和魔种,或来到地狱,或来到天堂,渺小的希望回到人间,可恶魔呢?永远只能待在,这暗无天日的地狱中。
很不幸,神没有眷顾少年,而是将他扔下了地狱。
大概是我杀的人太多了吧,他这么想着,空洞的身躯貌似落到了一块坚硬的地面上,他呲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,抖了抖耳朵和尾巴上的灰尘,身边窃窃私语的人群正对着他指指点点。
“看啊,又是个倒霉的少年。”
“他……他不是杀了我们很多同伴的那个……百里玄策吗?”
“就是他啊,不是一秒一个我们的兄弟吗?怎么现在如此狼狈不堪啊。”
少年不屑的转过头,被引路人带进了属于他的牢房中。
稍稍破旧的单人床,潮湿的地板,墙上长着绿色的,诡异的青苔,唯一的光源就只有牢房外的走廊的台灯。
好悲惨啊。
不过我也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了。
人群之间突然爆发出一阵喧闹,有人高声大喊着:“呦,我们的小特工回来了。”
此时的百里玄策正叼着一根草,翘着二郎腿,躺在床上闭目养神,活生生一副放荡不羁的街头霸王样。
人群越来越喧闹,他皱了皱眉,眯着火红色的双瞳想看看大驾光临的究竟的何方神圣,看到那人的一瞬间,他的瞳孔瞬间缩小,不可思议是看着缓缓走来的特工。
不可能……
他不想承认,也不得不承认,大名鼎鼎的恶魔特工,竟然是他朝思暮想的兄长。
他为了哥哥,当了猎人,希望哥哥别被恶魔逼迫成为他们的同类。
还真是,很不巧,恰恰相反。
呵,真是讽刺。
男人手持一把散发着幽蓝光的狙击枪,冷漠这个词简直写在了脸上,银白如雪短发间缠绕着一小撮蓝色的发丝,成为了恶魔的他还多了一对恶魔角,百里玄策清楚的记得,在曾经那撮毛是火红的,与自己的发色一样。
他的魅蓝色双瞳冷淡的横扫了一圈牢房,所有人识相的闭上了嘴,因为他们怕惹到了百里守约,大概会来个一枪爆头,这是他们看到过的。
只有百里玄策,他还沉浸在无法相信的状态中,整个人有点恍惚,当那个魅蓝色身影经过他时,原本带着许些清香,如微风拂过脸庞百里守约独特的气味,现在那其中竟带着血腥味。
“哥哥……”
高大的身影顿了顿,依然没有回眸,自顾自的朝前走去。
哥哥。
我是玄策啊。
哥……
“百里守约!”
“你他妈,不记得我了?!”
少年转头,先前清澈见底的双瞳间竟满是空洞。
就像被操控的傀儡一样?
“你……”
“是谁?”
“呵。”

【双佣】当刺客遇上大灰狼①

☆弹刺(高亮 拒绝ky

☆ooc 私设

☆放飞自我

☆能接受↓

1.

“天气真好。”

身着灰红色风衣的少年慵懒的躺在草坪上,艾米丽交给他的竹篮早已被丢在一旁,熟透的果实从中滚落,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准确无误的接住塞进嘴里,酸甜的汁液在喉管打转片刻后融化。

篮子里的食物是艾米丽托他带给住在森林深处的园丁,艾玛小姐的。

他问过为什么那位园丁要住在森林深处。

“因为在森林深处,她有一片属于自己的花田,而我给不了她”艾米丽甜甜的笑着回答他。

“奈布,今天能帮我把这篮水果带给她吗?顺便替我朝她问好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要避开狼群唷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刺客不耐烦的拾起桌上的竹篮,老旧的木门被关上的那刻发出『吱呀吱呀』的响声,艾米丽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她早就习惯了他的这般态度,也没多说什么,灵活的双手利索的带上崭新的手套便开始整理两人住的木屋。

在草地上呆久了便觉得无聊了。

刺客睁开睡眼朦胧的灰蓝色眼睛,打了个哈欠爬起身拍了拍粘在披肩上的嫩叶。

“快要夏天了……”

刺客踮起脚,伸出缠满绷带的手,从灌木丛上摘下一片翠的快要滴水的叶子,随后将它扔入风中。在树上稍作停留的麻雀被他这一举动吓到,像是赌气一样拍了拍翅膀便飞走了。

春天的阳光照在身上不算热也不算冷,温度刚刚好。

和他现在的心情差不多。

刺客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,他哼着小曲,踏上了森林间的小路,殊不知身后的草地上落下了一串脚印并不属于他的脚印。

「是个人类呢。」

【杰佣】雪夜

☆是之前的存稿
☆有私设ooc
☆小甜饼超短

形形色色的人与奈布.萨贝达擦肩而过,鹅毛般的雪花飘飘洒洒的从漆黑的夜空落下,云层遮挡住了深夜璀璨的星空,萨贝达走在市中心最为繁华的大街上。他踮起脚尖,伸手接下一片标准的六边形雪花,看着它融化在掌心,直到消失。

好热闹啊,毕竟今天是圣诞节前夕。

“下雪了唷,还不带上帽子,想生病让我担心吗?”
身后身材高挑的黑发少年佯装生气道,纤长白皙的手指灵活的给萨贝达带上兜帽,还不忘揉那头栗色的头发。“都这么大了,也要学会照顾自己啊。”
“老流氓你话还真多。”
“哼,”少年拢了拢身上的大衣,丝毫不在意萨贝达对他的各种称呼,嘴里依然不停的念叨着。“对了,这应该是我们在一起后下的第一场雪吧?”
『这么说的话……是呢。』
“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,你可比现在可爱多唷。”
“是吗……”
嬉笑着附和萨贝达。洁白的雪花落在大街上,雪大的已经没过了萨贝达的长靴,杰克无奈的叹了叹气,右手突然从萨贝达膝盖后侧发力,来不及保持平衡的萨贝达向后倒去,这时杰克伸出的左手稳稳的接住,毫不费力的公主抱起瘦弱的少年,如果不是穿了大衣的缘故,应该没有人会发觉,他是一个雇佣兵。
杰克顺着人流缓缓的朝市中心的圣诞树走去,不顾旁人的目光,十分无奈的歪着脖子躲避少年乱蹬的双腿。
“哇啊!放我下来啊人这么多……”
奈布清秀的面容泛起粉红,瘦弱的身躯更是往温暖的怀里靠了靠,双腿还是不安分,杰克勾勾嘴角,不经意的打趣他“小奈布原来你也会害羞啊?”
“什么啊?才没有呢。”
远处教堂的钟声恰好响起,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句:“零点了!圣诞节到了!”
“Merry Christmas!”
“呐……小奈布。”
话音刚落,杰克不由分说的吻上奈布冻的通红的唇,萨贝达睁大了深蓝色的双瞳看着突然放大几十倍的脸,推了推杰克的胸膛在表示丝毫推不动以后他表示放弃,任杰克亲吻,直到他喘不过气少年才恋恋不舍的与他的唇分离。
这是奈布.萨贝达的男朋友,世界上独一无二的。他喜欢了他十年啊,曾经的幻想变成现实,奈布恍惚的想自己是不是还活在梦里。
“……杰克,圣诞节快乐,想要什么礼物?”
“什么都不要,我们结婚吧。”

【杰佣】花吐症

☆花吐症老梗
☆cp为杰佣 注意避雷
☆ooc大旗我来抗
☆接受的话↓

“杰克……?你还不走吗?”

浓雾笼罩着整座欧利蒂丝庄园,黑色的乌鸦被突如其来的语句惊动,不满的发出叫声便拍打着翅膀飞走了。

佣兵阴沉着脸,缠绵了破旧绷带的双手随意的插在口袋里,他牵了牵嘴角,朝站立在玫瑰园身处的男子打趣道:

“真是恶心啊,明明一直很想逃出这个地方的,现在竟然舍不得了。”

“……是啊。”

杰克沉默的开口,面具下,血色的眸子在漆黑的夜晚似乎带着闪光,修长的燕尾服随着晚风在空中飞舞,他随手摘下一朵带着露珠的血玫瑰,又像是想到了什么,他一狠心,将手中的玫瑰花瓣揉成碎片。

奈布.萨贝达知道他在想什么,和大家在这个庄园度过的时光很长,谁知道呢,几十年?几百年?没有人记得,在这个奇妙的庄园里,几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。即使是监管者与求生者,双方也会产生友情,与其他莫名的感情。

就在前几日,庄园封闭的大门打开了,大家欣喜若狂的打算离开,却又舍不得一起经历生死的伙伴,有些人甚至连出了庄园都不知道该去何处。

“呵,我啊。以后……还没想好,小佣兵要不你带上你家老流氓和我一起混啊?”

因为气氛的缘故,裘克的声音里也带了些伤感,语气依然欠揍的很,奈布撇了撇嘴,最终还是没有说话。

“……喂,疯子,你看到杰克了吗?”

“玫瑰园里吧?……毕竟那是他花了很多心血的地方啊。”

两人对持许久,最终以玫玫瑰丛间男子剧烈的咳嗽声打破僵局,皎洁的月光下,奈布隐隐约约望见从杰克指缝中,飘落着,带着鲜血的。

红玫瑰 。

“杰克……你?”

奈布试探的朝杰克走去,却听到近乎绝望的一声大叫

“你离我远点啊!!!”

雇佣兵的眸子冷了几分,他猛的冲上前去一把抓住杰克的衣领,被主人精心整理好的绛紫色西装被少年揉成一团,奈布咬咬牙,朝杰克吼道:

“你喜欢的到底他妈是谁?!病成这样了还不愿意说吗!信不信我现在就锤死你啊伪绅士?!”

萨贝达不是不知道这种罕见的病症。这种病名为花吐症,字面意思,根据患者身体而吐出不同的花朵。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找到暗恋的对象,两情相悦并与其接吻。
可患上这种病症的人大多数还不知道自己的暗恋对象就已死去,少数人即使知道自己喜欢的人,也因不敢开口告白独自躲起来,等待死亡。

在他得病后的一次比赛里,杰克和以前相比十分力不从心,甚至一跑起来就是一阵猛烈的咳嗽,再一转头求生者早就没了踪影,脚印都不留下。

一阵警报声响起,全员满血。

这一局打没什么感受,监管者比人机还人机。

这是奈布想到的。

奈布经常在门口朝杰克比划着什么,随后大声喊到。

“你怎么不来抓我们啊?”

“咳咳……佛系一下放你们走还不好吗?”杰克苦笑着,眸子中流露出丝丝遗憾,他挥了挥指刃以示友好,目不转睛的盯着大门直到雇佣兵的离开。

其实,关于游戏,杰克总是假装无视奈布,抓他的队友,只为了杀三放一能够抱抱他,将他放在地窖门口。而他每次都拿“我只会放走存活到最后的人”当借口,奈布也没多想,只是匆匆道过谢,便一个转身跳下地窖。

逃脱。
两人的关系一直不错,可不代表他们之间没有隐瞒对方的事。

杰克的花吐症,全庄园都略有耳闻。

奈布是最晚知道的,在这场游戏落幕时。他偶然听见了杰克与艾米丽匆忙的对话,也亲眼见到从杰克嘴里吐出的血色玫瑰。
一阵名为不爽的情绪在少年心中蔓延开。

这么大的事,杰克竟然闭口不提。

那之后,奈布经常去找杰克,询问他的暗恋对象,每次的答案总是一个——我没有喜欢的人。

鬼才信啊。

佣兵心里泛起一阵酸楚,他喜欢了杰克很久很久,久到他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。在庄园里是永生的,几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,雇佣兵从进入庄园到现在,甚至连头发都没长长。

奈布不敢和杰克表白,因为他知道,

怪物是没有心的。

而且他们永远是敌人,这一点无法改变。

他是求生者,而他是监管者。

两人的身份就注定他们直接是不可能的。

可这次,他想错了。

“咳咳……我说过了啊,我没有喜欢的人。”

染上鲜血的玫瑰落在玫瑰园的小路上,杰克皱着眉,左手的指刃将雇佣兵抓住他领子的手拍开,干净利落的转过身,燕尾服随着主人的动作摆动。

身后的佣兵并不气馁,他一把拉下宽大的兜帽,棕色的柔软发丝微微凌乱,奈布牵起杰克的手,趁对方疑惑转头的间隙踮起脚吻上对方的唇。

杰克怔了怔,眼前的人用青涩的吻技舔舐着他的嘴角便再无深入,男子勾了勾嘴角,反客为主的搂住佣兵精瘦的腰肢,两人在玫瑰丛中近乎忘我的深吻着,最后以奈布的窒息感告终。

奈布摸索着身后的墙壁,正盘算如何偷跑,没料到杰克一把扯过他的手臂,拉入一个温柔的怀里。

“……干什么啊,我知道是我不好,没经过你的允许就做出无理的举动。如果你对我没有感觉,那就请你忘了吧。”

佣兵红着脸,将头埋在揉皱的西装领子上。杰克看到他这个样子,一抹笑意爬上他精致的面容。
“不,其实我喜欢的一直是你啊,听说过一句话么?我杰尽全力,只为佣抱你一人。”

“所以,请问要和我谈一场浪漫的恋爱吗?我的小先生?”

“不胜荣幸,开膛手先生。”

—end—